学院资讯
通知公告
 
 
 
 
 

学院资讯

我院举行“大先生讲堂”之国际教师专业发展前沿系列讲座:第二场
 

  2018年12月29日9时,教师教育学院“大先生讲堂”之国际教师专业发展前沿系列讲座第二场在东一区三层报告厅举行。讲座邀请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师学院的Dirck Roosevelt教授担任主讲,来自我院参与卓越教师项目的研究生、在京各大高校的参与学硕修读项目的研究生等师生百余人一同聆听了本场讲座。讲座由康晓伟副教授主持,学科教学英语专业教师肖静担任全程翻译。

  本场讲座Dirck Roosevelt教授以“角色”和“期待”作为两个关键词,围绕三个问题(1.Who is“the teacher”?—这个教师是谁?;2.What is the teachers’role?—教师的角色是什么?;3.Persons and roles.—人与角色。)对教师职业发展进行了深入讨论和专业解读。

  角色是社会建构的过程。职责履行的过程是一个双向的过程。角色的实施和期待是有关系的,比如说医生可以给病人治疗性的建议,不会给病人财经等方面的意见。角色的实施是有冲突的,有些是被允许的,有些是被禁止的。作为教师,我们的基本工作是教书育人,要明辨自己的角色,在学校里教授知识是可以的,与学生聊天也是可以的,但是如果超过了教师能够解决的范围就不合适了。教师的职责包含责任和权利两个方面,教师的责任已经有了很明确的界定,然而教师的权利的界定还不是很清楚。因此,我们在工作中更要注意为我们的言谈举止,真正做到为人师表。

  整场讲座,气氛热烈,最后在阵阵掌声中圆满结束。同学们纷纷表示深受启迪,对自己即将从事的教师职业有了新的认识与理解。我们随机采访了一位同学(教师教育学院18级学科音乐教育硕士 李硕同学),她表示今天非常有幸听到了Dirck Roosevelt 教授的讲座——Who is the teacher? teachers as role。教师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教师是学生的帮助者、引导者和支持者,使学生从不成熟到成熟,听了这次讲座,我知道了教育是一个旅程,我们教师的职业是改变生命的一件荣耀的事情,我以成为一名未来的教师而感到自豪。

  最后,再次感谢Dirck Roosevelt教授的精彩讲座,教师教育学院的大先生讲堂活动旨在希望同学们能从这些专家的讲座中吸取对自己学习和工作有意义的知识,更好的为自己的专业发展积蓄能量,为自己的教师成长之路打好坚实的基础。

  报告精彩回顾:

  讲座分为上、下两个半场进行。

  上半场,同学们根据教授提出的两个问题,结合自己学习与工作中遇到的问题与教授进行了精彩的互动讨论。

  问题1:在你成为教师的道路上,你想到的教师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尤其是感觉很意外的角色是什么?

  问题2:在你成为教师的过程中,你所经历过的或者非常意外的期待是什么?换言之,你希望教师是什么样的角色?

  讲座下半场,Dirck Roosevelt教授从理论层面深入分析了三个问题:1、Who is “the teacher”?;2、Who is a teacher?;3、Who am I as a teacher?。

  1.Who is “the teacher”?—谁是这个老师?这里面的定冠词“the”强调是的理想中的完美教师的职业形象。

       2.Who is a teacher?;—谁是一个老师?“a”泛指所有的老师,可以表示教师的角色、职责、功能和权利等。

       3.Who am I as a teacher?。—作为一个老师我是谁?我是一个怎样的教师,拥有什么样的角色,受到的期待都是受到影响的,但是不能决定教师的角色,因为期待是有冲突的。

  A同学:

  教授您好!我曾经在实习代课中,遇到一个很自闭的学生,学习有困难,在学校最多只能坚持读一个月数,之后就只能在家呆着。新学期开学后,我成为他的数学老师,他依然不能和老师、同学交流,只是坐在小角落里,我才意识到这个孩子的问题很严重。后来,班级换了新的班主任,老师给他安排了新的同桌,我发现他开始慢慢和大家交流,随后的2个月的时间,他的转变非常大,成绩也有很大的进步,这让父母和老师们都非常意义,我想请问教授,是什么原因让学生有了这么大的转变?

  教授:

  教师的行动是非常有力量的,拥有能够改变学生的能量。期待,虽然好,但有时候也可以是负面的,家长对学生的过高的期待可能会成为一个非常重的负担。这个老师的成功之处是在关系方面,让孩子在体验到亲密感受的环境中学习,这样就会有一个很大的飞跃。教育教学是一种关系性的工作,教师要理解学生,把学生放在一种积极的关系中,成就这个孩子。所以,教师这个职业是一种关系型的工作,学生与学生,学生与老师之间建立关系的一种职业。关于期待,我们不仅仅是期待学生的变化,作为教师我们也是被期待的,虽然有时候是被动的,但是大多数是积极的。

  B同学:

       教授您好,我是来自中国传媒大学比较文学专业在读的硕士研究生,我参加这个学硕修读的项目就是想在毕业后当一名教师。我想分享两个小的案例,第一个是我在小学实习的时候,班级有这样一个女生,她在和同学讲话的时候就能很大声,可是在和老师说话的时候并没有,甚至很少交流。作为老师,我想和学生成为朋友,但是经过整个学期的努力,还是她没有改变。我很失望这段经历,因此我想做成一个传统意义的老师,只是教好我的课就好了。第二个案例是我去中专学习,这次为了避免之前的事发生,我成为了一个严肃的老师,第一天上课就树立自己的威严。让我没想到的是刚刚下课就有学生和我联系,加了我的微信,总是找我聊天,而内容多半不会聊到学习,对此我也很费解。我想请问教授,教师在职场中到底该如何进行角色定位?

  教授:

       我们的人际关系不仅是师生关系,还有很多其他的关系,教师要思考什么样的关系可以建设成为一种高质量的关系。你能思考这个问题,就很好,这是一种很在状态的反思过程。所以,很重要的一点是,在第二种关系中教师成为了学生情绪宣泄的“垃圾桶”。作为教师,我们要思考在每一个阶段以怎样的状态和学生相处。在作出一种想成为友好型还是严厉型的老师的时候,在选择的时候你要思考的是自己的身份。教师会期待自己成为一种什么样的老师,学生对老师的期待以及学生对自己的期待,这些期待之间都会存在冲突。教师的角色应该是帮助青少年从不成熟到成熟的角色,因而,我们要去思考在学校里教师的角色该以一种怎样的状态发生着。

  C同学:

       教授您好,我是教师教育学院卓越教师项目的研究生。我实习进入中学带初三年级,一开始不了解班级,但是我的工作努力认真,一切都还算顺利。只是有一次我在下班的路上碰到了所教班级的学生,我和他打招呼,学生却很冷漠并没有反应。对此我很苦恼,我来到学校的时候是想和学生保持良好关系的,我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此外,我总认为别人对我的期待和我对自己的期待都是不准确的,我认为我可以做的很好,但是很多时候遇到学生的问题我是解决不了的。我面对的不仅是学生,还有同事和家长。请问教授,我到底该怎么做才能满足自己对教师的期待呢?

  教授:

       教育是一个旅程,哪怕是一个很自信的老师,也会在这个过程中要学习和面对很多事情。在这个旅程中,免不了有伤心难过,教师的期待是有风险的,一旦期待没有实现,就会很难过。我们对于在一些具体情境中发生的事情,我们的理解可能不是很正确,有可能是其他的原因导致学生有这样的反应,作为老师不必放大这样的事情。关于成为一个全能的、没有错误的老师。地球上没有一个人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作为教师,要提高解决问题的技能,一方面提升自己注意到学生问题的能力,一方面提升自己能帮助学生分析解决自己的问题的能力。德国哲学家海德格尔说过,教育最难的事情就是教师要知道如何让学习发生。另外,教师要保持持续学习的状态。教育是一个创造性的过程,我们在成为老师的过程中,是和自然人不一样的,我们要不断调适自己的角色,我们在面对学生的差异性的时候,我们要不断想办法去适应,而不是懊恼抱怨。

(供稿:白冰) 

 

 Copyright©:首都师范大学教师教育学院 技术支持:首都师范大学数字校园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白堆子甲23号首都师范大学东一区教育大楼B座二层 | 邮编:100037 | Tel: 010-68903169